Deer博本

#世界杯🍻-Only #
有时候就是想多了,才有许许多多的杂乱,其实很简单,在一起的这一刻胜过世间所有甜言蜜语,只有幸福感爆发。

五月二十九日_
伟大的母亲诞生了
#猪baby 、Happy birthday! 🎂#
祝愿:身体健康,事事顺心,家庭幸福快乐_

人们很容易把重逢的画面,勾勒得过于美好,慢慢的便认为重逢即是美好,慢慢的忽略了重逢这件事本身,是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,而在重逢之前,那些暗流涌动与阴差阳错,你无法识破也无能为力,只能忍受重逢时刻,带给你的措手不及,正是因为重逢的不尽如人意,所以人们才害怕离别,所以离别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。

女孩远赴重洋,试图挽回一场早已消失不见得爱情,我佩服她的勇气,却也有自己的思考。
好的爱情,值得我们用生命去追寻,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,但面对那些蚕食我们的生命能量的爱情,又何必执迷不悔?
如果是我,我会感恩错误的提前预警,感恩在痛苦中学会成长,并在成长中期待真爱的光临。

在相处的这639天时间里,给予她的包容有限,却总是能得到她一次次的退让与迁就,却直到此刻才猛然发现,这不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,和一个不到三十多岁的姑娘谈恋爱该有的模式,这根本就是姐弟恋啊,这个没长大的孩子,为自己汗颜,更应该深深地向他忏悔,多希望时间可以重来,一定不会是当下的境况,此刻拿着手机点开微信的他,输入和撤回,总是伤害他大多于快乐,还在假装自己高尚一回,把选择权交给他,这样才能坐实一切该我承受的错,究竟该怎么办,被灵魂深深拷问着,辗转反侧。

《用心尽责努力去做,
你会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差,
🗯🗯🗯奔跑吧Mr.鹿》
很多事情,不管你怎么看,它可能都有两面性,你还是站在那里的你,但当你的视野变了,结果也会大不相同。只需换一下位置,就会海阔天空,或天大、或海大!

#我的名字你的姓氏#

猎影人:

善观:

——世间试炼百般,往来其间,烟火不染心。

前几天刚看完《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,也算是近半年来唯一被画面动容的电影,从一开始注意到这部电影就是因为它的海报,三分之二的蓝天,两个依偎着的少年,有那么一瞬让人想起了二十年前的《春光乍泄》,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某个屋顶上,两个穿着白背心的孤独男人,同样依偎在一起。是啊,他们依偎在一起,比世上任何行为都矛盾,他们既亲密又疏离。


看过之后我并不认为《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是一部同性恋题材的电影,至少比起同性的故事情节,它所记录下的那些只属于少年的气质,才称得上是电影里最动人的部分。


意大利里维埃拉的夏天,少年赤脚行走在草地上,少年顺手从树上摘下杏子塞入口中,少年不顾一切脱下衣服去夜泳,少年坐在钢琴前动动手指,衬衣下微佝的瘦削身体,轻松地奏出了旁人难以懂得的十七岁心事。


伴随着夏日的艳阳发酵的是私密爱意,甚至氤氲着单纯的情欲。那个叫Elio的少年,正被一个意外闯入他生活的男人左右着快乐与悲伤,他敏感的心思被所有人洞晓,可人们易被少年的无畏所收买。


我想这部电影中最令人深刻的算得上是Elio用桃子自慰的情节了,蜜桃的滋味掩盖了情欲冲动和鲁莽,明明是一件看似有些难为情的事情,却在少年埋头在爱人肩上抽泣的一瞬间被原谅,他看似无厘头的若有所思,苦于欲望的痴缠忧伤,也恰好说明了他对于亲密关系的不确定与困惑。


待过了这个年岁,如此肆意地宣泄感情多少会被认为沾染着些许俗气。


我喜欢电影中最后Elio父亲讲给他的那段话:“为了快速愈合,我们从自己身上剥夺了太多东西,以至于三十岁时自己的感情就已经破产。但是为了让自己不要有感觉而不去感觉,多么浪费!别让这些痛苦消失,也别丧失你感受到的快乐。”


所有人最初认识“痛苦”大多是在少年时代,正是世界保持恰到好处距离的时候,却已经开始尽力思索世界,直到一次次碰壁,一次次假装若无其事。所谓的爱恋、迷茫、悲伤、快乐,不过是这个世界反射在我们身上的最初幻觉,在一次次反射之后帮助我们认清自己。


记得在看《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之前,上一部看的少年电影是《潜水艇》,有点轻松也有点阴郁,这个少年脑子里总充斥着不可思议地想法,他听说如果要让一个人坦然接受失去的痛苦,就得让她先从某次痛失中得到免疫。所以当知道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母亲得了癌症后,他竟然计划着先杀掉那个女孩的爱犬。


比起絮絮叨叨地大段独白,男主人公小鹿般惊慌的眼神,总是望着大海流泪和轻快复杂的恋爱节奏,当时看到这个情结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了导演的“少年气”,只有那种不被世俗染污的灵性,才能如此在自己的作品中挥霍这般少年略显阴涩的天真。


这种天真总是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少年身上,比如在《壁花少年》中他们大声放着“Heroes”穿越长长的隧道;比如《死亡诗社》的夕阳下他们将老师高高举起跑过树林;比如《猜火车》里雷登差点被驶过的汽车迎头撞翻时的笑容;比如《蓝色大门》里骑得越来越快的单车……当这些片段闪现时,无论经历过多少世故的人还是会忍不住对他们微笑。


如风自在,只教天真作少年。


除此之外,那些过早便经历意外残忍的少年,似乎终身都注定被某种更为复杂的情绪所苦。


当看见《上帝之城》中的少年们熟练地使用枪支甚至将生命当作游戏赌注时便不住心惊,有些人的少年时代注定被阉割过,他们裹挟在不安中生长,活在麻痹自我的漩涡内,甚至终生不能得到救赎,还有什么比这种惩罚更残忍?


十八岁时看岩井俊二的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,所描写的同样是距离我过于遥远的青春,因此连续看过很多遍。那个站在麦田中听莉莉周的少年,从大地青绿色时一直听到了金黄色,连风吹上他发梢的时候都会多停留片刻。可是在现实的世界中,等着他的只有欺凌无助,甚至需要逃避到虚拟的网络上寻找同类。


还有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中的小四,这个十四岁少年神色中的敏感哀伤,少年的锐气遍布全身,他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苍老下去,无论正处于什么年龄,他终于忍不住捅下去一刀,以最为悲怆的结局作为收梢。


无论是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还是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,那种被成人世界的利刃所终结的少年之心,着实令人唏嘘不已。


相较而言《少年时代》便显得更为缓和了,但却处处显露着平凡中的残忍,每一次看似日常的角逐都是少年心中的一道划痕,他终究明白所有的人都是过客,包括自己也是过客罢了。我至今还记得影片最后几分钟,Mason与女孩子坐在岩石上看落日,他们有关于“Seize the moment”的讨论,答案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。只有少年会发出如此天问,也只有少年能够说出“是这一刻抓住了我们”这样的话来。


每当这样的镜头出现,似乎都像听见了少年在一瞬间老去的喘息声,心也不住跟着痛起来。就像曾经以凯鲁亚克的“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”为宣言的热烈感动,如今听来却像少年们老去后安慰般地叹息了。


少年,少年,可否放缓你奔跑的脚步,啖住自己胸腔中那口少年气,人生如此浅薄,不必如此用尽力气。


少年,少年,可否加速你奔跑的脚步,人生处处皆不可回望,请在冬天赶来之前,跑到下一个春天里去。


无奈做少年何尝轻易?或许在我们开始留意到世上那股子少年气的时候,惶然回头,自己却率先老了。


听,你的耳边是否还有少年呼啸而过的气息?